晚安,沈小改6-9结局 - 无码开苞影院 - 免费在线H电影

作者:玄素 字数:14010 前文链接:

***********************************

第六章李翔到来

这个声音,没错,正是琪琪。

「哎呀……张扬……你……别……万一他们还没有走怎么办……」

「怎么可能还没走,这都过了多长时间了,你没看见拖鞋都换下来放在那了, 别他妈的磨磨唧唧的,赶紧跪下给我吃鸡巴!」

不只是琪琪,居然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被琪琪称作张扬的男人。

「哧……呲……呲溜……唔……唔……张扬……太大了……」

「操,你个骚货,真是爽啊,含的再深一点!」

琪琪她现在居然在外面的客厅里给别的男人吃鸡巴,虽然我一直有绿帽心理 没错,但是琪琪背着我与别的男人在我的家里发生关系,这还真是第一次……

我该怎么做呢,该高兴,还是该愤怒,该这样躲在这里,还是出去阻止他们 呢……

客厅里,两人似乎已经唇舌相交,水乳大战。

「站好!对,就是这样,扶好沙发,操,你个骚逼,屁股真是性感,噢……

插进去了,真是紧呐。「

「啊……张扬……轻点儿……啊……别在这里……别在这里好吗……

噢……我不想在这里……好不好……「

「你妈的!这是你说了算的吗!?啪!啪!啪!」

「啊……别……别打我……好疼……啊……」

偷偷探出脑袋,我躲在洗手间里向客厅看去,发现琪琪正穿着黑色丝袜站在 沙发前面,巧挺的屁股后面是一个男人奋力的抽插着,并且时不时拍打着琪琪的 屁股。

「叫我老公啊,骚货!在你男友家里操你就是爽啊,妈的!哈哈哈。」

「啊……老……老公……你高兴吗……老公……」

「嗯,还可以吧,你给我继续好好表现!」

「嗯……是……老公……噢……老公……你好大……好硬……啊……我好爱 你……

老公……嗯……不行了……「

激情中的两人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而琪琪居然那么配合这个男人,真是让 我有些难以置信。

「啊……我……老公……是不是得给我男友……打个电话……嗯……他们可 能在那等了很久了……」

「去你妈的,现在还记着你的男友,你是不是又找打……咦?打个电话的话 ……有道理……哈哈哈,好啊,那就给你男友打个电话!我边操着你边打!」

「什,什么?不要……嗯……不要啊……张扬……」

「少说废话,快打!」

不是吧,躲在洗手间里的我赶紧掏出手机调节成静音模式,可是,如果真的 打来电话我又怎么接听呢,在这里接听说话的话会被发现的,怎么办。

正在我担心之际,客厅里的张扬已经拿起琪琪的手机,拨通了我的号码。

「啊……张扬……不要……真的不要……啊……别打……求你了……」

「乖乖拿着,跟他说话,不然被他听到其他的声音,连我也没办法帮你了, 哈哈哈。」

手中的手机已经显示琪琪来电,而我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听。

「咔嚓!」

犹豫不决之时,一阵开门声居然再一次响起。

「啊,你们……琪,琪琪?你,你怎么……张扬!?」

「呵呵,张珊珊?没想到原来住在琪琪家的那个美女,就是你啊。」

开门进来的,是珊珊没错,没想到会让她撞破了琪琪偷情的一幕,只不过, 让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与那个名为张扬的男人认识?

「珊珊,你听我说,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我和张扬他……」

「和他怎么样?没有关系吗?琪琪,你们现在正赤身裸体的在做爱,你还想 狡辩什么呢?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一个女孩儿!」

「不,不是的,真的不是那样的,我……」

「好了,琪琪,穿上衣服,我们走吧。」

「不,我不走,我要解释清楚……」

「啪!跟我走!」

巴掌声之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外面正发生着什么,我只知道,我没有勇气出去,没有勇气去面对偷 情被发现的琪琪,没有勇气去面对发现琪琪偷情的珊珊,也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个 ……比我有钱比我帅气的男人……

没有多久,客厅里传来穿衣服的声音。

「珊珊,你会告诉阿斌吗?」

「你说呢?你觉得你这么做还配得上他吗?」

虽然珊珊你这么说让我有些感动,但其实我有绿帽心理哎,琪琪她这么做我 甚至是会感到兴奋的。当然这种话我不能真的对珊珊说出来。

「那……替我好好照顾阿斌,再见。」

「快走吧,你跟她还挺有话说的。呵呵,珊珊,下次见面,我们两再好好聊 聊,哈哈哈。」

珊珊竟然被这个叫做张扬的男人的压的死死的,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们已经走了,你还要在里面躲到什么时候。」

「你怎么回来了?」

「你不是说回来上厕所,结果这么久还没有下去,我就回来看看,琪琪她…

…「

「哦,你别管了,不管你的事。」

「你……」

没有理会珊珊那担心的眼神,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刻,我只想自己冷静 一下。

躺在床上,回忆着自从与李翔他们见过面回来以后,我的周围不断出现的各 种怪事,先是琪琪被那个张扬送去上班让我发现,接着珊珊跳河的出现,然后夜 里不知是梦到还是真实的与珊珊做爱,最后又是琪琪背着我来家里偷情……这一 切的一切突然让我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李翔那家伙不会是个扫把星,把 他的霉运转移到我身上来了吧!?

脑袋里乱乱的,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不知不觉的居然又睡了一觉,醒来之时 已经是傍晚,我居然又足足睡了七八个小时。

「哎……果然还是睡觉的时候过的快,也不用去想那么多……」

拿起身旁的手机,不知何时居然有了几条未读消息。

MRnobody:小玄子,你与琪琪怎么了?她刚刚给我和小改打电话说 你们分手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MRnobody:喂喂喂,你别以为不回复我就完事儿了啊,快点告诉我 怎么了???

MRnobody:你妹的!你给我等着!!

我靠,干嘛这么大火气嘛,我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嘛,没想到琪琪这么快 就联系了李翔和沈小改。

玄素:我刚刚在睡觉,刚睡醒,我和琪琪的事情,比较复杂,她怎么跟你们 说的?

回过去一条消息,犹如石沉大海,等了半天也没有收到李翔的回复。

玄素:喂喂喂,你不是变的这么小气吧,没有及时回复你就不理我了?

依然没有回复,李翔这家伙干嘛去了?该不会是在和沈小改……吃饭吧?嗯 ……应该是没错。

「咚咚咚……咚咚咚……」

「门没锁,进来吧。」

没有得到李翔的回复,珊珊却敲门来到了我的屋里。

「你睡醒了。」

「嗯,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进来看看你,你没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事吗?这句话,问的我一愣,是呀,我的心,此刻出奇的平静,没 有对琪琪的出轨感到愤怒,或许,之前看到张扬送她去上班的那一幕时,我就已 经有了会发生这种事的心理准备吧,现在的我,能奢求什么人还愿意留在自己身 边呢,离开我反而对她只有好处吧。

「连借口都没有

连谎言都难厮守

对不起你只会言不由衷

连挽留都没用

连转身都不回头

你就像一道伤留在心中

………………「

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我和珊珊之间的对话,只不过这个号码是……

「喂,你好,请问你是,李翔?」

「我去,小玄子,你还跟我整什么」你好「?你是在逗我玩嘛?」

「额……不是,那个,你突然打电话来,我有点惊讶,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除了之前聊过视频以外,这应该还是第一次接到李翔的电话吧。

「嘿……你这话说的,难道没有事我这个当哥哥的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了嘛?

哎呦,小改你干嘛掐我,啊,好好好,我这就说这就说。「

「你和小改姐,在干嘛呢……能不在打电话时秀恩爱吗?还有,你们在哪里?

怎么周围好像还有车声。「

「哎呀,我们,小改这是哪里来着?哦,对,护金县!」

「什么,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护金县城,正是我所居住的县城。

「哎呀,废话少说,小玄子,我和小改都快饿死了,赶紧先来车站接我们去 吃饭再说。」

「哦,好吧,那你们先在那里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到。」

挂掉电话,我快速起身穿衣。

「阿……刘斌,你的朋友要过来吗?」

「嗯,我先出去接他们,你早早休息吧。」

来不及与珊珊多解释,我已经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别着急呀,路上慢点。」

下楼赶往车站,让我好奇的是,李翔和沈小改,为什么会特意赶过来呢?是 因为琪琪吗?

***********************************

第七章百合珊珊

此时的我与李翔和沈小改,还有张珊珊,正坐在客厅里沉默着。

「李哥是吧,还有小改姐,你们,你们快吃呀,怎么不动筷子呢?」

围坐的茶几上,摆满了珊珊刚刚从外面买来的几个热菜。

「哦,你叫张珊珊是吧?」

「嗯,是的,李哥。」

「哦。」

看李翔的表情,似乎并不怎么高兴,旁边的小改姐则是用眼神在与他交流着 什么。

「李哥,小改姐,你们不是说饿了吗,先快点吃饭吧,有什么话吃完饭怎么 再说。」

「嗯,是呀,李翔,我可是已经很饿了哎,哼,你还不打算让我吃饭?」

「好吧好吧,先吃饭。」

刚刚还一脸的严肃,结果一句吃饭,李翔这家伙就跟饿狼出笼似的狼吞虎咽 起来,看的对面的我与珊珊一脸的惊讶,而小改姐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嗯……这个红烧排骨还挺好吃的,糖醋鲤鱼也不错,还有那个……」

「嗯,是呀。」

「…………」

这一对家伙,怎么这么像非洲难民?饿了是有多久?

一顿饭基本上是看着李翔与沈小改吃完的,而我与珊珊基本上没有吃几口。

「咯……呼……吃的好饱啊。」

茶几上的残羹剩饭已经收拾干净,我们四人再次围坐在旁边。

「李哥,现在该说说,你和小改姐为什么会千里迢迢的跑过来了吧?」

现在围绕在我心头的,其实有很多疑惑,只不过目前,就先解决眼前的吧。

「嗯……好吧,从哪里说起呢。」

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李翔开始思考该怎么说。

「首先,琪琪给我发了短信,说是你们之间可能要结束了,至于为什么,她 没有说,但是她却让我们过来陪着你,说是不放心你,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 我倒没有觉得你有什么可让人不放心的嘛。」

「喂,李翔,胡说什么呢。阿斌,你别介意,他说话就是这样。」

「嗯,没事的,小改姐,我了解他。」

我明白李翔意有所指,看到珊珊住在我这里,肯定以为是我变心了吧。

「其实你们错怪刘斌了,这明明不是他的问题,而是王琪的错。」

「珊珊,够了,别说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说,这本来就没有你的错,不是吗?」

随着珊珊情绪的略微激动,李翔与小改有些不明所以,而气氛也瞬间静了下 来。

片刻之后,小改姐说话了。

「刘斌,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呵呵,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明明就有什么,你不说的话我说,王琪背着刘斌在家里和别 的男人上床了!」

「张珊珊!」

惊讶,不解,疑惑,布满了沈小改的脸庞,反观李翔,反而显的比较平静。

「那有什么不对的吗?」

「什,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琪琪背着刘斌偷情,这不正合刘斌的意了吗?嗯?不对吗,刘 斌?」

是呀,李翔他是完全知道我的性癖的,琪琪的事,按理说的话我确实应该感 到兴奋没错,但是很奇怪,我并没有,但也没有感到生气,有的,反而是一种安 心的感觉,为琪琪找到一个有钱的男友而安心的感觉。

「我……或许吧,只不过现在不同了。」

「刘斌,李哥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琪琪偷情了还会合你的意?」

一旁,珊珊还不了解情况,不知道我的绿帽心理。

「没什么,我不想多想了,这次,至少琪琪应该能够幸福了。」

「幸福?你指她和张扬在一起?呵呵,或许我不明白你们刚刚说的,但是, 琪琪和张扬在一起,并不会幸福的。」

听到珊珊再次提起那个男人,我突然记起来,今天珊珊跟那个男人见面的时 候,很显然他们互相认识,而且听他们的对话,关系应该还不怎么好。

「刘斌,张扬是谁?就是琪琪偷情对象?」

「嗯,没错。」

「你认识他?」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他叫张扬?」

「我……」

「不是刘斌知道,而是我知道,而且,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

我与李翔的眼神,此时全都聚集在珊珊的身上,想要从她身上知道关于张扬 的更多东西,因为我觉得,她与张扬的关系,可能相当不简单。

「哎……好吧,那就讲给你们听吧。」

「刘斌,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我的身世吗?父母离婚后母亲去世,临终前 拜托父亲照顾好我。」

「嗯记得。」

「嗯,那你也应该记得我说过,在他们离婚之前,我父亲就已经与别的女人 生下了一个男孩儿。」

这些话我倒是都记得没错,珊珊她的父母感情不和,她父亲在外面有了别的 女人并且有了孩子,只不过这件事又扯出来说干嘛呢?

「呵呵,当年的那个男孩,他就是张扬。」

「什么!」

惊讶的不仅仅是我,同样还有李翔和小改姐,因为珊珊刚刚所说的话意味着, 她和张扬实际上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关系。

「有些惊讶吧,呵呵,其实我今天看到他的时候也有些惊讶,倒不是因为多 久没见,实际上我们前不久还刚见过,就在我那个父亲和他的家里,而让我惊讶 的是,我没想到王琪会跟他搞上!他是个无耻的败类!」

一切的信息来的虽然十分突然,但我却感觉在惊讶之后很随意的就接受了这 个现实,仿佛心里已经麻木了一般,自从生病以来,逐渐对任何事都不再大惊小 怪了,是否是看淡了一切,我也不知道。

「呵呵,原来如此吗,也就是说,琪琪找到的,并不是一个好男人,而是一 个败类吗,呵呵呵。」

「刘斌,你别想太多……」

「没事的,小改姐,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好了,今晚就到这吧,先不说 了,你们急急忙忙赶过来也累了,就早早回房间休息吧。」

「可是,刘斌你真的没事吗?」

「说了没事的,好啦,李哥,快和小改姐进房间休息吧,我也回屋了。」

转过身,强装的笑脸垮下,然后慢慢走向我的房间。

「李翔,刘斌他……」

「先让他休息一晚吧,其实在他看来,他想要趁此机会主动放琪琪走吧,他 也知道自己一直以来亏欠琪琪的太多,想要让她去找到自己的幸福吧,而且他的 病……哎……可惜……」

「你们在说什么?刘斌他,有病?」

「你不知道?」

………………

接下来他们的对话,我并没有听到,走进房间,关上房门,我只想安静的躺 着,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做,或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减轻那一阵阵的头痛, 只是今晚想要睡着的话,却并不容易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之时,家中只剩下了李翔和小改姐,不知道珊珊去了哪里。

「刘斌,你起床了呀,快吃饭吧,我做了点早餐。」

「嗯,谢谢你了,小改姐。」

拉过一把椅子在餐桌旁坐下,看着桌子上的煎蛋,果然比琪琪和珊珊做的都 要好的多呀。

「对了,李哥,你们知道珊珊去哪里了吗?」

「哦,她回家了。」

「什么?回家?」

这个家,是否就是张扬父子所住的那个家呢?

「嗯,是呀,有些事,她说想回家处理一下。」

「哦,是那样吗……」

低下头吃着手中的食物,我不明白珊珊她那么不喜欢那个家,为什么还要回 去,有什么要处理的事情呢?

「刘斌,现在的你,到底是喜欢琪琪多一些,还是喜欢珊珊多一些呢?」

「啊?小改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改姐的话让我有些惊讶,没想到她也误会我喜欢珊珊了。

「难道不是吗?你们都已经同居了。」

「哎呀,你们不明白,好吧,我还是解释给你们听吧,这个说来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

「哎呀,李翔,你别插嘴,听刘斌说。」

………………

接下来,我从那天早上开始讲起,包括我看到了琪琪被张扬送去上班的那一 幕,后来救了珊珊以及她的同性恋女友,发生的一切,我全都讲了出来,当然, 除了那晚似真似假的梦以外……

「也就是说,那个珊珊是同性恋?」

「嗯,没错。」

「我去,那么漂亮的一个美女,居然会是同性恋,太……好了!百合哎~我 喜欢~」

「李翔,你说什么!?」

「啊,我是说,这种美女,就应该是同性恋,不能给小玄子趁人之危的机会!」

「…………」

拜托,趁人之危用做爱抵房租的人,貌似是李翔你吧?

「哼,懒的跟你贫,不过……刘斌,你真的确定她是同性恋吗?」

「嗯?什么意思?」

「嗯……说实话,我以前做的哪一行你也知道,所以我也接触过很多人,而 关于同性恋,我其实也接触的不少。」

不明白小改姐想要和我说什么,所以我并没有打断她的话,等待着她继续说 下去。

「哇……小改,你以前也和百合玩过吗?你居然都没有告诉我,什么感觉呀?

那个女孩儿漂亮吗?哪天给我介绍认识一下呀……「

「李翔,乖乖的……」

「哦……」

「言归正传,刘斌,根据我的观察,那个珊珊,很明显对你有意思,她绝对 不是同性恋!」

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珊珊她不是同性恋?那么她和那个叫玲玲的女 生又是怎么一回事?

「小改姐,你会不会搞错了……」

「不会。」

「可是,珊珊她没有理由骗我她是同性恋呀,而且她和玲玲那一幕,也绝对 不像是事前安排好的呀。」

「这……」

我的问题使小改姐哑口无言,同样也使我产生了更多的疑惑。

「或许,珊珊她并不是为了骗你。」

「嗯?李翔,你想到什么了吗?」

「嗯,你忘记昨晚珊珊与我们的谈话了吗?虽然我的猜想有点疯狂,但当是 已经快被逼疯的珊珊,或许会做出这种怪事也说不定。」

昨晚的谈话?是呀,昨晚我睡觉之前,他们与珊珊似乎还在交谈,不知道又 说了些什么呢?

***********************************

第八章护金河畔

原本我以为,珊珊不喜欢那个家的原因,是因为她的父亲对她并不好,而在 李翔与小改姐跟我讲完他们昨晚的谈话以后,我才明白了一切。

昨晚,他们告诉了珊珊我患有重病,告诉了她在我重病期间琪琪对我一直不 离不弃,因此,他们不相信琪琪会背叛我,不相信会在精神上背叛我。

而珊珊,也讲述了关于张扬的很多事,花花公子,挥金如土,变态好色,总 之,有着一个脑残富二代所拥有的一切「优点」。

同时,她也对李翔两人讲述了她所经受的一切。

自从母亲去世后,珊珊进入了他父亲组建的新家庭,只不过,就如大多数的 后妈一样,在那样的家庭里,珊珊一直都被张扬母子所排挤,甚至只要珊珊视若 珍宝的东西,张扬都会将其抢过去,或者破坏掉,对此,她的父亲却只是假装不 知道。

渐渐的,珊珊不敢再表现出对某件物品的喜爱,因为她怕被张扬抢走,她怕 一个人面对那种伤心无助的感觉。

直到后来,她交往了男朋友,这使她对生活再次充满了希望,她觉得一切都 很幸福,然而,男朋友接连不断的发生意外事故使她明白,她的噩梦还得继续, 不只是物,就连喜欢的人,张扬也不让珊珊得到。

她也抱怨过,憎恨过她的父亲,但是她又明白,这一切,虽然是父亲一手造 成的,但是她的父亲此刻又是无能为力的,因为她父亲如今的成就,全都得力于 张扬的母亲,准确的来说,是张扬的姥爷,也就是他母亲的父亲,所以珊珊的父 亲不敢对张扬母子做什么。

就这样,珊珊渐渐长大,毕业,踏入社会,只是那个叫做张扬的自己的弟弟, 依然时时刻刻缠着自己,不让自己安宁。

这一切的经历,是珊珊之前没有对我说过的,虽然在小改姐口中三言两语的 讲完,但是我知道,珊珊经历的这些是经受了多么长时间的折磨。

「那么,从这些对话之中,能够发现珊珊她为什么欺骗我她自己是同性恋?」

听完他们的讲述,我看向李翔,询问着他刚刚所说知道了珊珊欺骗我的原因。

「嗯……我也说了,可能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是又不一定不是那时候的珊 珊所做不出来的,我在想,她所想要欺骗的,可能不是你呢,而是张扬。」

「张扬?她为什么要欺骗张扬自己是同性恋?」

「为了避免张扬再次将她喜欢的人从身边夺走。」

「这……确实有些不靠谱的感觉,只是不知道珊珊真的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 撒谎吗?」

珊珊已经离开,现在的我们无法得到答案,只能猜测,希望在珊珊回来以后 能够找到真正的答案吧。

接下来,难得的平静生活维持了一个周,珊珊依然没有回来,这不由得使我 有些担心起来。

另一方面,我更加担心琪琪,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自从那天的偷情被珊 珊发现之后,她没有再与我联系,或许是觉得没有脸面对我吧。

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又过去了,无论珊珊还是琪琪,依旧杳无音讯,电话 也不接,而我则是心急如焚,珊珊的家住哪里并不知道,所以也没有办法去找她, 至于琪琪,李翔和小改姐先后去了她的工作单位与家里找她,但是得到的回答都 是她出差了。

在这种度日

如年的日

子里,我整天浑浑噩噩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除了想念就 是想念,但却又不知道到底是在想念琪琪还是珊珊。

「李翔,你父亲都那么生气了,怎么办,我们还不回去吗?」

「嗯……回去了也没两样呀,他还是会继续生气不同意我们两,而且还有你 那边,需要给你家里的钱我们又没有搞定……」

「嗯……」

站在门外,我静静听完两人的对话,果然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李翔与沈小 改,依然面临着之前没能解决的问题,情况并没有比我好多少。

「连借口都没有

连谎言都难厮守

对不起你只会言不由衷

连挽留都没用

连转身都不回头

你就像一道伤留在心中

………………「

「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你好,是刘斌吧?」

「没错,是我,你是?」

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

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里,生意相当不错,陆续有人进进出出,此时,我正站 在这里。

「你好,有人约了我在这里的210包间见面,他说已经定好了包间。」

「是,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我走上了二楼,然后来到了所谓的210包间。

「先生,就是这里了,请进。」

「嗯,谢谢。」

服务员轻轻敲门打开门之后,我走进了包间。

「你来了呀,刘斌。」

「哦,你就是珊珊的父亲?」

「正是。」

包间里,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微笑面对着我。

「坐吧。」

拉过椅子,我坐在了他的对面。

「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我只想知道你找我来到底是什么目的?所以别那么麻烦做 些没用的。」

对于这个男人,我的心中没有一丝好感,先是抛弃了珊珊母子,后来又不管 不顾珊珊的处境,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别人对他有什么尊敬。

「呵呵呵,年轻人,就是着急,好吧,既然你这么直接,我也不拐弯抹角磨 磨唧唧了。」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即使嘴上说着那样的话,眼前的男人依然不紧不慢的拿 起桌子上的杯子,递到嘴边抿了一口。

「我这次找你来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珊珊。」

「怎么?让我离开珊珊吗?」

「不,让你接受珊珊,给她幸福。」

「什么?」

这与我之前所想到的,有些不一样,她的父亲,居然会为珊珊的幸福来找我?

这是珊珊口中所说的坏父亲吗?

「毕竟珊珊是我的女儿,可能她跟你说过我的很多坏话,也确实我之前是犯 过很多错,但其实我也会为她着想呀。」

接下来的谈话,我不知道有没有意义,无非是身为珊珊父亲的他,谈了自己 有多么的爱珊珊,多么的不容易才爬到了今天的位置,总之在我看来,像是一堆 废话。

「那么我想知道珊珊现在在哪里?」

「哦,她现在应该已经离开家了,估计在去往你家的路上了吧,呵呵。」

「哦,那我走了。」

「呵呵,年轻人果然是性子急,那你就不在乎另一个人的下落了?」

已经起身走到门前的我愤怒的转过头,看着身后的男人。

「呵呵呵,放心,琪琪她是个好女孩儿,现在过的也很好,我说出来并不是 为了让你担心她,而是为了让你放心。」

「她在哪里?」

「嗯……在我家里喽。」

「你……你们把她怎么样了!为什么要把她关在你家里!?」

听到关于琪琪的消息,我还是忍不住情绪激动起来。

「啧啧啧,小伙子,别激动,我说过了她过的很好,反而如果你太激动做出 什么出格的事的话,我就不能肯定她过的好不好了,哈哈哈。」

此时的我,对于他刚刚所表现出来的对珊珊假惺惺的爱,越发的感到恶心, 果然他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家伙。

「好了,刘斌,我女儿,可就拜托给你了,那么,我就先走了,哈哈哈。」

虽然现在的我,更想知道琪琪的下落,但是正如他所说的,如果我对他出手 做出什么的话,反而对琪琪并不会有好处,不如就先找到珊珊,然后让她告诉我 她们家的位置,我要去找到琪琪!

快速走出咖啡厅,打车回家。

在路上,我突然收到珊珊发来的两条信息,第一条提示下载,我首先按下了 确定,接着打开第二条。

「刘斌,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暂,在一起的时间更是有限,但是,我是 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因为我所喜欢的东西总是会被夺走,所以,我总是很珍惜那 被夺走前的每一分每一秒,原本以为,伪装成同性恋,会躲开他夺走我的幸福, 没想到我还是错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你并没有被夺走,而被夺走 的,却是我自己。

关于琪琪,我也终于找到了原因,刘斌,她被骗了,是因为你的病,张扬骗 她说有一种国外进口的稀有高价药可以治好你的病,呵呵,果然陷入爱情里的女 人,是最最愚蠢的。

给你发送的另一条信息,我想可以帮到你救出琪琪,我所能做的,也只有这 么多了,现在,我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这里的景色,真的不错。永别了, 刘斌,爱你的,珊珊。「

信息读完以后,我已经是抱头痛哭,双手颤抖着想要拨通珊珊的电话,结果 却不停地按错,而拨过去的结果也正如我所想,已关机。

「掉头,司机,掉头!去护金河边……」

夕阳下的护金河,水面波光粼粼,映照着那火红的夕阳,确实是一片美丽的 景色。

当我在这下班高峰期中费力的赶到护金河边时,河岸边已经围了不少人,而 在中间的地面上,有一个女孩儿正躺在那里,安静而又美丽,我知道,一切都已 经晚了。

***********************************

第九章再见李翔

清晨,护金县电视台正播放着近几天来发生的各种事情。

「昨日

,护金河边一妙龄女生跳河身亡,后经法医鉴定,死者生前疑遭多人 轮奸,并且死者已怀有一个月左右的身孕,目前,警方已经通知了其父亲,护金 县护金分行行长,张凯明……」

呵呵呵,珊珊的父亲?是指那个禽兽不如的家伙吗?没想到他居然是护金分 行的行长。

「张凯明,是吗?」

「对,没错,你是……刘斌?」

关掉电视的同时,我已经拨通了张凯明的电话。

「呵呵,你这个好父亲,居然轮奸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女儿?哈哈哈哈,刘斌,别这么天真好吗?那个女儿,我要她有什么用?

本来我也没打算让她死,只是想着既然我儿子用了你女友,那不如就把我用 过的女儿,扔给你算了,谁知道她会选择自杀,哈哈哈,真是个白痴啊!「

或许,这就是现实,如此残酷,面对有钱有势的人,我们这些普通人显的是 多么渺小,我,琪琪,珊珊,在他们眼里到底算什么?

又或者说李翔,沈小改,这本该幸福的在一起的两个人,却遭到各种阻挠, 来自生活的,来自社会的,来自家庭的……

为什么普通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生活,就是多灾多难的,而那些作恶多端, 害人无数的混蛋,却可以逍遥自在?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嗯?刘斌,你笑什么笑?傻了吗?」

「我傻?呵呵,我看是你傻吧,你以为,珊珊真的就白死了吗?」

「你什么意思?」

或许是我的笑声使他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询问我的口气,也变的紧张起来。

「哼,我的意思吗?很简单,你和你儿子是怎么样一起对待琪琪的,在我手 里已经有了视频!」

「什么?怎么可能,你怎么会……难道,是珊珊!?这个臭婊子!」

「妈的,你才是臭婊子!别他妈侮辱珊珊!」

听到从张凯明那张臭嘴里吐出侮辱珊珊的话语,我越发的想要杀了这个混蛋。

怒吼过后,对面陷入了平静,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

「你无非就是想要我放了你女友,对吧?不如我们做笔交易,我放了她,你 删了视频,怎么样?」

「呵呵,现在视频在我手上,我只要交上去,你的位子就没了,而且,还要 坐牢,所以,这笔交易貌似应该我说了算。」

「你!」

「嗯?怎么?你不同意?」

此刻的我不能被他拿到主动权,因此,绝不能听他摆布。

「哎……好吧,那你想要怎么样?」

「先把琪琪放了,不对,把她送到我家来,最好就派一个人送过来就OK, 如果你是准备派几个人过来擒住我,呵呵,那我可不敢保证我的朋友会不会把在 他手上的视频发出去。」

「你这家伙,好,不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视频?万一你耍 我怎么办?」

「耍你吗?呵呵,好吧,那就待会收信息吧。」

挂掉电话,我发送了一份视频过去,相信张凯明看到以后,就会把琪琪放回 来了吧。

「咔嚓。」

「李翔,小改姐,你们回来啦。」

刚弄完一切,李翔与沈小改从外面回来了。

「哦,是呀,我们两醒的早,就出去跑了个步,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哦,我嘛,呵呵,也睡不着了,对了,琪琪待会儿回来。」

「是吗?真的假的?她还好吧?最近她去哪里出差了?」

说到琪琪要回来,小改姐的劲头十足,毕竟都是女人,聊过几次之后,感情 就变深了吧。

珊珊的事,我并没有告诉李翔和小改姐,所以他们还并不知道珊珊已经死了, 也不知道琪琪是被张凯明和张扬困住了,毕竟他们的事情已经够麻烦了,我的事, 他们不该再牵扯进来。

「哦,小改姐,这些我也不清楚,等她回来以后,你再问她吧。」

等待,是漫长的,也是最让人心急如焚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跳 却是越来越快,想要快些见到琪琪。

「叮咚!」

「肯定是琪琪回来了!」

门铃刚响,我就已经冲到了门前。

「你好,请问是刘斌先生吗?是张先生让我把这位小姐送……」

「琪琪,琪琪,你怎么了琪琪?是我呀琪琪,我是阿斌呀,你认识我吗琪琪?

琪琪,琪琪?「

眼前的琪琪,穿着与常人无异,时尚漂亮,但是她的双眼,却是空洞无神, 毫无生气,一副痴呆的模样。

在我身后,是同样吃惊与难过的李翔与小改姐。

「琪琪,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呜呜……呜呜呜……」

「琪琪……妈的,混蛋!你个臭小子,你把琪琪怎么了!琪琪怎么会变成这 样!?混蛋!」

「大,大哥,我也不知道啊,不是我,不是我啊,我只是拿了钱然后送人过 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他妈去死!」

「啊,大哥,啊,别打啊,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愤怒的李翔不容争辩的殴打着送琪琪回来的那家伙,看不出来,李翔这家伙 还挺能打的,呵呵。

「李翔,让他走吧,确实不关他的事。」

丢下这句话,我扶着琪琪回到了房间,现在,我只想好好的陪在这个傻女人 身边,这个为了我的病而被骗的傻女人……

「妈的,还不快滚!」

屋外,是李翔的咆哮与小改姐的哭泣……

第二天,我再次打通了张凯明的电话,跟他约定仍然在上次的咖啡厅210 包间见面,并且,带上一百万。

至于琪琪,我想,以后的我,应该没有能力也没有机会再保护她了吧。

「李翔,小改姐,麻烦你们了。」

「嗯,没事,那我们走了。」

「嗯。」

拜托李翔与小改姐将琪琪送回她的家中后,我自己则赶往了约定的地点。

二十分钟之后,仍然是上次的咖啡厅,210包间。

「小子,你的视频,删掉了吗?」

「呵呵,当然还没有,有些事,我还没有解决呢。」

「嗯?还有什么事?你要的钱我都已经带来了!」

看着面前的老家伙一脸的愤怒与着急,此时我的心情还真是不错,呵呵。

「是吗,钱带来了呀,嗯……给你儿子张扬打个电话吧,让他过来,记得, 就他自己!」

「哼。」

虽然已经恨不得杀了我,但是目前的情况却由不得张凯明,无奈之中,他还 是给张扬打了电话让他赶过来。

「好了,他就在这附近,十几分钟后就能过……唔……你……你小子……我 ……我……」

话还没有说完,张凯明的胸口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而他,已经再也说 不出话来了。

近二十分钟之后,张扬来到了咖啡厅……

「你好,210包间,到打烊之前,麻烦不要进去打扰。」

「好的,先生。」

拿着手提箱,我走出了咖啡厅。

「喂,刘斌。」

「嗯,怎么了,小改姐?把琪琪送回家了吗?」

「还没有,我们带琪琪去医院检查了一下……」

听到这些,我的心脏突然快速跳动了几下,难道琪琪的病情,很严重吗?

「那,结果呢?病情不好吗?」

「这个……刘斌,医生说琪琪只是受到过度的刺激,倒不是很严重,只不过 ……」

「不过什么?」

「不过,琪琪她,怀孕了……」

怀孕了?琪琪她不是天生难以生育,可以说怀孕的几率只有万分之一的吗?

没想到,居然会被张扬父子……混蛋……

「好的,我知道了,麻烦你们,先送她回家吧。」

「可是,如果她的父母……」

「没办法,送她回去吧,毕竟她天生难以生育,如今既然怀孕了,就由她的 父母决定吧。」

「好吧。」

近一个小时之后,小改姐再次打来了电话,告诉我已经将琪琪送回了家中。

随后,我打车来到了琪琪的家门前,按响门铃之后,又转身快速离开,门前, 是一个手提箱,里面,是五十万……

提着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我再次打车赶往自己的家中,剩下的,就只有一件 事了……

「你回来啦,刘彬,好了,我们也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该走了。」

「嗯,真的今天就走吗?」

回到家之时,李翔与小改姐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正如之前打算的,他们准备 在今天离开了。

「嗯,是呀,已经来你这里很久了,虽然琪琪回来以后变成了这样让我们有 些不明白,但是你又不肯告诉我们,呵呵,我也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和想法, 总之,以后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随时给我打电话,只要我能帮的上,绝对帮 你!」

「嗯,谢谢你了,李翔。」

「哈哈,好啦,那我们走吧,小改。」

对话间,李翔已经拿起了身旁的行李。

「我送你们下去,来,小改姐,行李包给我来拿吧。」

「不用,刘斌,你的身体……」

「没事的,我这都快好了,哈哈哈,真的,你们先往外走去打车,我先上个 洗手间。」

刚将小改手上的行李接过来走到门前,我又以去洗手间为借口故意没有出门, 来到洗手间门前,将放好的黑色塑料袋塞进了包里……

随后,出门,打车,离开,一切都发生的如此之快。

对于李翔和沈小改,我能帮到的也就只有如此,五十万,已经足够小改给她 家人四十万了,从此,他们可以摆脱小改家人的束缚了,而至于李翔的父亲,我 想,那只有靠他自己了。

两人因为我与李翔在网上认识之后的约定而结缘,随后发展成为恋人,说起 来,还真是戏剧性,而我此刻,也确实祝愿他们能够幸福的在一起。

晚上,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切……

「连借口都没有

连谎言都难厮守

对不起你只会言不由衷

连挽留都没用

连转身都不回头

你就像一道伤留在心中

………………「

「喂,李翔,你们到了吗?」

「嗯,是呀,两个小时汽车,一个小时飞机,刚到家,行李都还没来得及收 拾,累死了,小改这在我旁边都快睡着了。」

「呵呵,早点休息吧。」

「嗯,你也是。」

「嗯,再见,李翔……还有,代我跟小改姐说一声,晚安……」

(完结)